信貸車貸整合條件

我們提供貸款,信貸,信用貸款,個人信用貸款,企業貸款,汽車貸款,貸款債務整合,債務協商等諮詢服務。

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,為您提供最適合、最有利的利率及還款方式。

清華大學校長賀陳弘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,對於台灣高教,公平正義跟自由卓越兩樣價值都很重要,現在則是「過猶不及」,偏到任何一邊,將付出重大代價,「人才的嚴重流失,高端產業的嚴重滑落」,恐出現「產業急重症」。他建議,大學可以取法國內的國防或是醫療系統,規畫更適當的設計,進行權?安排。清大校長賀陳弘。聯合報系資料照 分享 facebook 賀陳弘舉例,如果「管理一致化」是紅色,「完全自由化」是白色,台灣的高教則是處於深橘色。現在教育部管大學「管得很全面」,政府面對高教的唯一安排就是「統一管理」,100多所大學中,除了科系組合不同,水準有點不同,「其他全部都一樣」,包括制度、費用等等,幾乎是大同小異。他以醫療系統比喻,台灣的醫療系統世界有名,保障公平正義,保障每個國民都可以得到健康上的照顧。然而,也有不同的分級分類和任務編組,以完成更有效的醫療工作,兩者不必然互相衝突。賀陳弘說,台灣的醫療有醫學中心、區域醫院和診所,各自提供不同的功能,一般診所如果收治急重症病人,病人就被耽誤了,醫學中心則是發展新的醫療技術等等。健保署配給醫療中心的點數不一樣,看病的掛號費也是不同的。賀陳弘指出,一旦全台的醫療系統跟大學一樣「一致化」,就會變成只有分「內外婦兒科」,有些醫師名氣大,有些醫師名氣小。賀陳弘說,現在台灣高教管理過於一致化,就好比全國的醫療系統,全部只剩下診所一樣,國人看一般的病,都有不錯的水準,可是「急重症」卻無法發展。以教育來看,台灣很難會有很好的大學,很難產生突破性的人才,以進行高端產業的創新和發展。賀陳弘舉例,台灣有幾所主要的大學畢業生,在科學園區每年有2兆的產值,加上鴻海等等園區外的重要產業,恐怕會造成3至5兆的產業中,至少產生7成以上的影響。一旦高科技產業的生產力和創新力滑落,國家每年的影響都是以百億計,這就是「產業的急重症」。他說,其實根本不需要把每一個學校都徹底管住,加州的大學系統就是世界上成功的經驗,只要有一個適當的架構鋪陳和設計,架構對了,不管是對學校或學生,都會自動產生好的效益。加州的高教系統跟台灣的健保系統操作方式很類似,公共化和自由化,如果在一個好的架構設計下,是可以平行發展的。賀陳弘說,加州政府把公立大學分為3個系統,1個是加州大學,只有10個校區,一半以上在世界前一百大,「找不到世界第二個地方,有這麼好的效率。」加州大學系統中,另一個是加州州立大學,有幾十個校區;另一個是社區大學,有幾百個校區。賀陳弘說,加州政府完全保障加州學生進入大學的公平正義,每個人不需任何條件,不論適性或就近,都可以進入社區大學就讀。此外,賀陳弘說,加州的公立大學系統,除了保障進大學的機會,也保證流動的比例,可以流動到加州大學和加州州立大學。因此很多在加州的華人,一、二年級先進到社區大學,大三再流動到加州大學或加州州立大學。就像台灣健保一樣,任何人都可以看病,如果有急重症,國家也會照顧你。以教育來看,學生如果有特殊的才賦,也可以得到彈性的發展機會。賀陳弘認為,現在台灣的大學統一管理,反而產生互相衝突,建議政府跟大學之間,可以產生一個新的平衡關係,在公共性和自由化之間,能有更合理的平衡。保障學生的高教入學機會,和大學的自由卓越發展,也不必然互相衝突。面對人才危機,賀陳弘說,人才也可以當作「新國防」,台灣如果要在世界上立足,人才這條防線如果不能守住,對於國家安全是有問題的。就像男生都會去當兵,但會分發到哪個部隊,是依據國家的國防考量和設計,有潛艇部隊、野戰部隊或飛彈部隊,訓練方式和使用裝備都不一樣。同樣道理,每個人上大學的角色不同,有些人是戰略人才,有些人是野戰人才,大學培育出的人才,最終是為社會、產業所用,「不應該都長得一模一樣。」賀陳弘認為,台灣社會需要對大學教育究竟何去何從,產生一個具體的圖像和想法,而現在的圖像非常模糊,當然就反映在不同的政策和經費分配上的模糊。